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糊涂大王戴眼镜

偶昨天早上照着镜子带隐形眼镜,戴上了一只,发现额头上方有根细小的白头发。揪了半天,也揪不下来,就放弃,接着戴眼镜。带完了,觉得很不舒服,为什么两个都戴上了还是看不清东西呢。右眼很不舒服,那就摘下来重带吧。摘下来了,拿在手里,对着镜子发呆,为什么右眼上还有一个隐形眼镜??????天哪,我把两个带在一只眼睛上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sual life | 4 Comments

乐游记:流浪在格拉斯哥zt 丁慧峰

文/老丁       公元十七世纪是格拉斯哥的黄金时期,维多利亚时期从新大陆进口的糖、棉、麻、烟草汇集到这里,带来了大笔财富,留下丰富而精致的豪宅大厦。到工业革命时期格拉斯哥已经一跃而为钢铁重镇、造船中心,1769年,伟大的发明家詹姆士·瓦特是在这里发明了蒸汽机,为工业革命创造了重要的技术前提,人们也因此把格拉斯哥称为“工业革命的摇篮”。财富、遗留的丰富建筑等收藏变化了格拉斯哥的气质,“Glasgow”在最早的凯尔特语是“亲亲的绿草地”之意,但是因为历史传统工业革命的影响,格拉斯哥就成了兼具历史传统自然风光现代特色的“四美俱两难并”的著名城市。1990年,格拉斯哥继雅典、佛罗伦萨、阿姆斯特丹、柏林和巴黎之后,赢得了英国第一个“欧洲文化城市”的殊荣。在1999年更因在格拉斯哥土生土长的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这位建筑大师而被列为“英国建筑和设计之城”的荣誉,在风格古朴的维多利亚式建筑衬托下,这个城市在极富现代气息的时尚活力中放射出自己独特的光芒。       说起传统的苏格兰民歌和民族音乐,总会第一个想到风笛,著名的《泰坦尼克号》和《勇敢的心》的配乐让更多的人为之着迷。也许是它特别浓郁的原野气息,也许是它荡气回肠的独有音韵,总会让人不期然产生一种回归自然,重返纯真的感觉。当然,还有《友谊地久天长》,还有苏格兰竖琴苏格兰小提琴等世界民族音乐的瑰宝,还有诸如Ewan MacColl、Dick Gaughan这些早期的民谣艺人。这些都是作为当下苏格兰流行音乐的源环境,歌颂出了苏格兰悠悠的历史长河,展现着缤纷的民间人文风采。但风笛最擅长表演的辽阔和悠扬,没有电子合成的支持,没有弦乐的应和,悠远就只剩下了一种苍白和单调。并且本色的风笛和电影音乐里华丽的风笛相去甚远,不吝包装的商业文化中,风笛是被包装成了一种质朴,而这种质朴是经过了商业文化的再定义,早已经失去了风笛原有的乡俚野调;传统的苏格兰民歌也已经在历史的传唱中远离了潮流。所以,要感受纯正的苏格兰音乐还是得回到它的发源地,回到正在传统和潮流演进的城市中心,而在这个苏格兰地区最大的城市格拉斯哥却被冠名为“北方的摇滚城市”,作为地下摇滚和独立流行音乐的孵化器,在格拉斯哥这坐传统的现代城市展现和燃烧着生生不息的现代音乐火焰。“格拉斯哥,总是产生灿烂的音乐”       作为苏格兰最大的城市,格拉斯哥是苏格兰地下文化的中心,在这里聚集了来自苏格兰各地的优秀乐队和艺术家。苏格兰的现代工业衰落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格拉斯哥竟然变得人文荟萃,除了美术馆、博物馆林立外,还出产了一堆知名乐团和音乐人,从早期名噪一时的Jesus And Mary Chain到Teenage Fanclub,从Arab Strap、Belle & Sebastian、Delgados到Travis、Mogwai、Texas、Camera Obscura,大大小小不一而足,并且这些乐队都分别在各自的领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无论是另类还是Indie-Pop,是Britpop还是Post-Rock,这些乐队和由之创造的音乐都是色彩缤纷而又个性鲜明,比如Jesus And Mary Chain和Belle & Sebastian以及Travis都是响誉世界的著名团体,在一种繁多的统一中自觉不自觉地构建和呈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气息和精神风貌。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一所短暂而又充满传奇性的独立厂牌Poatcard便在格拉斯哥诞生了,厂牌以“The Sound Of Young Scotland”为口号,曾提拔了诸如Orange Juice、Josef K、Aztec Camera等早期经典的Indie-Pop乐团。这个当时被称为“Poatcard之音”的格拉斯哥独立音乐体系,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毫无疑问地书写了Indie-Pop的定义,在此后风靡一时的The Smiths、Primal Scream等殿堂级乐队都不难看到他们所受的“Poatcard之音”的熏陶,而时至今日仍无限风光的Belle & Sebastian、Franz Ferdinand,也都毫不讳言当年的Orang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晚餐小腐

几天几个姐妹来我家吃饭。好久没下厨了,想做点平时没做过的。室友早上临走前把五花肉,虾仁,鸡翅拿出来解冻。我就做这些吧。五花肉以前做过红烧肉,但总感觉肥肥腻腻的,到爱厨的网站看了看,这个蒜泥白肉够简单,也不放糖放油的,不错不错。顺便又看见了怪味鸡,我就做了怪味鸡翅。这两个都是最简单的。 重头戏呢就是麦兜兜的烤茄子。 还有香菇白菜虾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苏格兰高地运动会 及 风光箭影

.com Braemar highland games 一大早5点多钟就起身,其实一夜并没睡几个小时。高地运动会已经很有名,来苏格兰这么多年一直没去,这次sunshine早早通知我,她租了coach,可座36个人,我还在犹豫,后来我又动心了。问朋友,朋友说有我的座位。我就开始兴奋了。这不,从来都没在12点以前睡觉的我,10点钟就爬上床,辗转反侧,终于入睡,12点钟又被电话吵醒。s了,再也没他是地睡着。 刚有些入梦,又被闹钟吵醒。眼睛肿肿得,就出发了。 相约在中国城6点十分,组织者怕大家迟到,特意提前20分钟,其实是定在6点半出发,结果,司机迟到了,将近七点钟才来。sunshine对大家很是歉意,但是我们都理解组织者的不容易。这次活动除了我们2,3,4 十岁的留学生,工作人员,还有从国内来探亲的,5,6十岁的家长同志。也有从伦敦,New Castle 闻风赶来的驴友。 36人队伍可谓浩荡。 上了车,开始还是欢声笑语,但是都难抵倦意,纷纷入睡。三个小时的路程,颠簸中醒来,发现已经进入braemar village..穿kilt(苏格兰短裙)的帅哥帅老头吸引了我们的眼球。 大家睡眼惺忪的下了车,纷纷冲入一家咖啡店方便。出来后不好意思,又都买了点咖啡热饮。迷迷糊糊买了门票进入场地。看到盛装的pipe player,纷纷上前合影,热情的小哥,来者不拒,让我们顿时精神大振。就绪的乐队要入场了,我们又把目标转向大队人马。 往观众席的方向走,一个小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好可爱,我征求她的妈妈注意要给她照相,她妈妈很开心,小女孩惶恐的望着妈妈。 妈妈跟她说,give a nice smile, 小丫头,羞涩的笑了。 比赛是九点半开始,当时10点多钟,没什么要紧的项目,我们在寻觅着最佳的观看地点。不想换成座位票,于是就乱溜达。场内吸引我的还是那些小孩子。 比赛开始。。。 好可爱啊。 当然穿裙子跑比赛的我也是头一次见 裙裾飞扬,还得用手压着,真搞笑。 扔铅球的大力士,也摩拳擦掌。 突然发现了假冒女皇,替身? 哗啦跑出去一大群人,以为是马拉松,结果十多分钟,现场解说让我们往山上看,依稀可见的白点,正是那群人跑上山顶。这是传统的项目,也是最让我们叹为观止的节目。爬山我们都累得半死,跑上山,又跑下来,真的不简单。山上出现彩色烟雾,第一名用了19分钟跑到山顶,30多分钟跑回场地的时候,掌声不断。在回来十几个男选手后,第一个女选手回来,全场掌声雷鸣。都为他们激动。相机电池不够,好多照片没照到,遗憾。 扔木桩的比赛持续时间最久。 木桩不断变重,变长。 拔河TUG WAR运动员入场,真夸张。10多个人扛着绳子入场 此项目持续时间也很长。 这也是传统吧? 红白队,是我最看好的队伍,基本上都是轻取对手,步伐整齐,口号响亮。 总站在那里看着,又冷又饿,和朋友出去吃点东西,在一个TEAROOM,发现了小孩子的作品。 回到现场还能赶上决赛, 可惜红白队,输给了难看红绿队服的爱尔兰队。看到了么?女皇来了。本来能拍到女皇下车,可惜太远,并且前边的人呼拉都站起来拍照,我啥也看不到了。。 再来张清楚点的。相机不行,距离又远。勉强看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ravel | 2 Comments